小学生故事网_睡前小故事_管管故事会·视频

捉鬼

“呼哧呼哧”,我喘着粗气,用沾满泥巴的手抹了一把脸,爬了上来。周围真暗,而且非常的安静,一个人也没有。我整理了一下褴褛的衣服,在墓碑间的草丛里踉跄地行走着,手脚有些僵硬,仿佛是因为太久没动,骨头都变质了。

  我为什么在这里?子若呢?我亲爱的子若哪里去了?对了,家呢?我家在什么地方?我迷路了吗?

  我想回家。

  1.逝者回家

  当许子若在家门口见到丈夫李勇的时候,惊得把手上拎的东西都摔在了地上。

  “子若,你怎么了?”李勇纳闷地说着,弯腰把那些东西捡了起来,于是许子若看到了那双沾满泥巴多处破损的手,一下大气没敢出。

  “子若?我回来了。”李勇像往常一样冲妻子笑了笑,却不知道他那身奇怪的衣服,以及沾满了泥巴碎草的那张脸,让许子若吓破了胆。

  “你,阿勇?”许子若大着胆子颤声问道。

  “子若,很多天没见了吗?”李勇憨厚地笑了笑,“所以你想我了?”

  “你,从哪里回来的?”许子若硬着头皮问。

  李勇想了想,摇摇头:“我忘了。”而后朝妻子咧嘴笑了笑,“子若,我饿了,能进屋里去再说吗?”

  说完,没等许子若做什么反应,他就亲昵地伸手搂住了她的腰,掏出了许子若兜里的钥匙,看妻子脸色苍白嘴唇发青,他边开门边担心地问:“子若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没事。”许子若木然地喃喃,脑子一片混乱,直到李勇进门后又探出头来,“怎么不进来?”

  “就,就来。”许子若勉强提起精神,走进了家门。

  李勇轻车熟路地钻进了卫生间洗了把脸,而后进了主人房,打开衣橱,看着里面所剩无几的两三套西服,奇怪地问道:“哎,子若,我的衣服呢?都哪儿去了?”

  “有些衣服,你也不穿,所以,我给,处理掉了。”许子若呼吸急促,艰难地说,“还有一些,我收起来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李勇瞥了一眼床头那边的墙壁,发现应该挂在那里的婚纱照不见了,“子若,我们的合影哪儿去了?”

  “哦,是我今天刚拿下来,打算清理一下。你——”

  许子若还要说什么,李勇嗅了嗅,喃喃自语着“怎么像发臭的味道”,就急急走进沐浴间去了。当许子若听到水“哗哗”响起来的时候,腿一软便跌落到了床上,好一会儿,她才翻出手机,拨通了第一个号码:“阿民,李勇他,回来了。”

  “李勇不是一个月前就死了吗?葬礼都举行过了。你太无聊想这么些个鬼故事吓人啊?要我今晚过去陪你吗?”另一头飘进了个轻佻的声音。

  “不是,是真的,我没有吓人。他现在就在屋子里。”许子若压低声音说着,惶恐地看了一眼沐浴间。

  “是有谁冒认的吧?”对方不信,冷嗤。

  “没有没有,是真的,他——”许子若咽了口唾沫,“他回来的时候,身上都是泥跟草,还有,他穿着的衣服,就是那天下葬时穿的寿衣。”

  那头显然愣了,而后半信半疑:“不会这么邪门吧?”

  “是真的。”许子若几乎想哭起来,“你说,会不会,是,鬼?”

  “别胡说,我先去看看,你也稳着点,看那小子会露出什么破绽。”那边咔嚓一声挂了电话。

  2.墓园诡事

  魏民放下手机,只觉得手脚冰凉。难不成,真撞邪了?魏民晃了晃脑袋,让自己清醒一点,而后站起来走出了总经理室。

  魏民直奔大厦停车场,取了车,疾驶而出,很快来到了一个墓场。

  魏民急急地下了车,跑进了墓园。远远地,他看到了墓园的管理人员跟几个人都围在一个墓前,指指点点。

  发生什么事情了?魏民一下子想起了许子若在电话里说的话,该不会是真的?李勇复活了?死人复活?真是滑天下之大稽——这么想着的魏民,在李勇的坟墓前站定了,看着倒在一边的墓碑,惊呆了。

  坟不知道被谁挖开了,黑木棺材盖被打开了,而里面,除了一些沙石,什么也没有。

  “这——”魏民脸都白了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呢?”

  “就是,谁那么缺德,竟然挖开新下葬不久的坟?”

  “是跟死人有仇吗?”

  “,我也不清楚,今天清早我一来就这样了。”

  “才一个月吧?会不会是死人回魂了?传说不是什么冤死的人很容易复活过来找仇家吗?”

  “别瞎说。快通知家属才是真的。”

  魏民听着旁人乱糟糟的议论,一颗心就如掉进水里的铁秤砣。

  而让魏民惊疑不定的李勇,此刻正坐在饭桌前,拿起筷子,看看饭桌上的菜肴,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:“子若?”

  “是?”许子若失魂落魄地看着丈夫那张脸。

  “怎么,这些菜,怎么都是不合我胃口的?怎么回事呢?”李勇看着自己不喜欢吃的辣子鸡,剁椒鱼头跟水煮牛肉,一下没了兴趣,“哎,医生说我得吃清淡的食物,子若你忘了吗?”

  “是吗?”许子若回过神,脸上掩饰不住的慌乱,“大概,是你太久没回家吃饭,我都忘了。”

  “怎么会──”李勇刚想说我不是天天回家陪你吃饭吗?抬头才发现不仅是房间的摆设,连客厅饭厅的摆设全都变了,他狐疑地看着妻子,“我是多久没回家了?”

  “大概,一个多月了吧。”许子若勉强说道。

  “是吗?难怪,我觉得家里变化很多呢。”李勇歉意十足地看着妻子,握住她的手,“我离开你那么长时间啊,去哪里了?”

  许子若吓了一跳,赶紧要甩开丈夫的手,却没想到李勇抓得很紧,根本挣不脱,她只好勉强挤出一个苍白的笑容:“是,是——”

  正好外面铃声响了起来,李勇放开妻子的手,走到门前刚要开门,许子若却扑了过来,从猫眼看了一眼,舒了一口气:“我来开。”

  门外的是魏民。看到许子若那张惨白的脸时,他稍微松了口气,再一看她身后站着的男人,他又倒抽了口冷气,但却还能保持住镇定:“李总?”

  “啊哈,魏民啊,进来进来。”李勇热情地把魏民请进门,直接拉到饭桌前坐下,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。我记得你是重庆人吧?看看,都是你那边的特色菜,来,吃。”

  魏民迟疑着,不敢动筷。

  “公司还好吧?”李勇抿了一口酒,问。

  “还好,还好。”魏民悄悄擦去额头滑落的汗,试探着问,“李总,你这次是从哪儿飞回来的?”

  “这个──”李勇语塞,似是想得头疼,双手不由得就抱住了脑袋,“我怎么就记不起来了呢?”

  “没事,没事。李总,想不起来就先由它去吧。”魏民安慰道。

  当从魏民口中听说了李勇的坟墓的情形后,许子若害怕得几乎要昏过去,“那么,回来的,真是他?”

  魏民没有回答,脑子里却转个不停,下葬的时候他亲眼看着李勇的尸体放进棺材的,而且,现在,那棺木里,没有死人。

  所以,这个李勇就是,鬼了?

  魏民打了个哆嗦。幸好,这个鬼似乎还没有想起来害死他的是谁。魏民思量了一番,问:“李勇今天回来的事情,有谁知道?”

  许子若不解地看着他:“就我,跟你吧。我一开始看到他的时候,以为他是直接从坟墓里爬上来的。”

  魏民又打了个哆嗦,“那,那就好。”

  “你,想干什么?”

  “你怕鬼吗?”

  许子若连连点头。

  “那好,我们今晚来杀鬼。”

  “你,想杀人?”

  “不,他不是人,是鬼。”魏民强笑着,“子若,李勇已经死了,现在的李勇是鬼,已经不是你丈夫了。”

  3.引蛇出洞

  夜深了,许子若悄悄开门,把去而复返的魏民放进家来。

  “他人呢?”魏民压低声音问。

  “就在房间里,好像几天没睡过了一样,沉得很。”许子若看魏民从自带的工具箱里掏出了几张道符,接着又掏出把明晃晃的刀,眼皮跳得厉害,“你,真要这么干?”

  “你难道想跟一个鬼过一辈子吗?”魏民窝火地悄悄走到了主人房门外,推开门,看到没有开灯的阴暗的房间里,李勇打着鼾安静地躺在床上,李勇仿佛是被人敲破了脑袋,满脸都是黑色的血污,眼睛周围还有一圈黑色的尸斑,魏民看真切的时候浑身打了个寒战:这不是鬼是什么?

  • 共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  • 展开剩余内容

    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