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学生故事网_睡前小故事_管管故事会·视频

小猫车站

 我喜欢你就像我吃芥茉打嗝一样自然,

  而你是北海道的青芥,

  只消一个回合,

  就能呛得我涕泪横流,破涕为笑。

  安葭:某知名期刊主编,时而温柔时而刁钻的双鱼妹子一枚,奉信的是对具有锲而不舍精神青年的日久生情。

  1

  就在20岁生日这天,我建了一个博客,为一个我喜欢了好久的人。

  博客背景是我手绘的一张漫画。两根平行、没有尽头的铁轨,一个女孩和一只柴郡猫。天空落着雨,女孩的头发浓密又舒展,像天上的乌云一样美。柴郡猫的皮毛颜色是那种很旧很旧的黄昏的黄,它坐在女孩身边,比女孩还高,宁静又温柔。

  开博第一篇是这样的——

  说不清具体哪一天喜欢上你的,真正的喜欢永远都是让人着迷而又说不清的。

  记得去年文艺节,你拉一把插电小提琴像一匹骄傲的野马一样,在舞台上奔腾咆哮,都不知道你怎么能用小提琴去拉摇滚,总之招惹了不少女孩。

  我也跑去后台。有一个女孩捧着一块松香,小心翼翼像捧着自己的心,送给你。

  你皱着你那野草般的眉毛,说,我的琴不能用那些普通的松香。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。

  我也是一块普通的松香。

  厌恶你的自大与嚣张,但是这点厌恶还是改变不了什么。

  我喜欢你只有一年的时间,对于20岁的我来说,算得上很久了。一年有52万5600分钟,我不知道别人如何花掉这样浩淼的分钟?用日出、日落,用咖啡还是公里?如果我全部用来记住一个人,这样的喜欢难道还不够久吗?

  我是一个根本不会HTML及CSS语言的人,我很辛苦地为你建起了这个“小猫车站”。我知道,你是我一生也等不来的人。

  可是,这一个静止的,代表永恒的空间,在我心里,永远是你的。

  2

  如果暗恋只安放在虚无的“小猫车站”,很多悲欢离合就不会有后来。可惜,人的行为太复杂了。由于我的进一步行动,“小猫车站”的另一位主角宋帅必须出场了。

  圣诞节的合唱团大赛,是本年度全校最重大的压轴性比赛,各个院系都很重视。我们水环系团委指定多才多艺的宋帅当团长,要求他在一个月内招兵买马,迅速组建合唱团,并在“十一”过后密集排练。

  艳阳高照的星期六,我先去早市买了橘子,又去洗了个澡,上网玩了一把三国杀,买了五双袜子,时间还是走得很慢,我终于决定去系里。宋帅正在系团委办公室招聘合唱团的成员。我和宋帅在同一系同一年级,但并不能天天见面。只有在阶梯教室上大课的时候,才能见着他。

  系团委办公室门口贴着数张大纸板海报,用糖果色的画笔写着各种蛊惑人的征募语录。可惜,应征者寥寥。我从门口飘过,里面立马冲出来两个男生捉鬼一样架住我,递给我一张表格。我低头一看,合唱团报名表。

  我问,难道不用试唱的吗?

  男孩嬉皮笑脸地说,嗯那。只要不是哑巴就行。

  读水环的女生本来就少,能在招聘现场逮着的,更是大熊猫。

  我犹豫了45秒,在这45秒里,脑海像放电影一样,快速闪过宋帅敏感、冷傲的单眼皮,闪过那些静谧的夜,我爬到他的叶子上,看他更新了什么日记,加了什么分享,闪过很多光怪陆离的梦境里的他。

  于是,我果断地在报名表填上了个人信息。

  后来,我一直在反思那天的冲动,我的脑容量从来没有那么大过,又不是拍骇客帝国,怎么会有那么强的关于他的电磁流?可以十分地肯定说,那是我潜意识的预谋,是我最本真的渴望,渴望一个机会,就去靠近“小猫车站”之外的真实的宋帅。

  那天的宋帅很痞很烦人,双脚搭在老师的办公桌上,打愤怒的小鸟游戏,满不在乎,头也不抬。

  这样的合唱团,有希望吗?

  3

  好不容易土匪拉夫似的拉满了十八个人,却因为松松垮垮的排练,一个月后,各个声部还是混搭得一塌糊涂。

  那天宋帅的心情很不好,系领导批评了他和他的合唱团,他请辞,他本来就不稀罕做团长更不想担责任,就算生在乱世,他都没兴趣做什么英雄。于是他遭到了更为彻底地批评。

  这天的排练现场,像中学课本《口技》里一样眩晕,有给男友发分手短信的,有一边唱一边分心背四六级词汇的,而我正在埋头刷豆瓣。

  宋帅突然叫停,指着我说,你出来。

  我第一次和宋帅面对面这样近,大约只有两个跨步的距离。看着他的眉目,觉得对他还是那种单纯到脱线的感觉,不计后果地喜欢。

  他眯着狼一样的单眼皮,说,滚吧!

  我吃惊地问,你说什么?

  你不是喜欢学春晚对口形吗?你被开除了。

  他粗暴地接着说,我最看不上你这种女孩,身体里蹲着个萝莉,什么也不想懂,不关心别人,更不关心合唱团。后半截的话摘自系领导对他的批评,我成了他的出气筒。

  我的眼泪在眼圈里流转,我咬紧牙不让它们落下来。怎么会有男生对女生这么无礼与恶毒?

  他看着我发抖,还在穷追猛打,说,你怎么还不走?就知道你在合唱团混日子,混荣誉,根本就唱不下来《heal the world》!

  他话音刚落,我便唱起我们参赛的MJ的《heal the world》,这是一首歌词冗长的英文歌,我颤抖着声线,一字不错。

  宋帅呆了几秒,骂了句,操蛋的绵羊音。

  我的眼泪已经啪啪地前仆后继,我尽量不卑不亢:你的身体里蹲着一个彼得·潘,你就是一个长不大的笨蛋,你那愤怒的小鸟打通关了吗?你根本就没有责任感,更不懂合唱团的精神与追求,你就知道炫技,炫你那破小提琴,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表演,你这样只会毁了合唱团,我退出!

  4

  我改了“小猫车站”的背景。乖巧的柴郡猫,变身成了腾云驾雾、杀气冲天的剑齿虎。

  我上传了新的博客,是一幅八帧的连续漫画。一个美到绝色的男子在雨中痛扁一个挂着胸牌为宋帅的委琐男。漫画标题——两人终于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做了一场风雨交加的事。

  漫画发布还不到两天,就有不怎么熟的隔壁女生跑来问我,宋帅真的是GAY啊?

  晕倒!我赶紧奔回寝室打开网页,只有室友才知道的我绝密的“小猫车站”,平时一周的游客点击量不超过二十,短短一天半竟突破五百大关。我赶紧删掉漫画。想着,我对宋帅的爱如临峭壁,更觉痛彻心扉的孤寂。

  大约过了一个礼拜,有人在寝室下面找我,竟然是宋帅。他啃着个青苹果问我,听说,我被你耽美了?

 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白球鞋。

  他提拎着苹果核继续探讨,电闪雷鸣和风雨交加这两个词,用在一块怎么会有那么大能量哩?

  我默然等待桀骜不羁的宋帅爆出更令我伤心的话。忽然,他柔声说,扯平了,好不好?上次的事,你不要怪我。我那天太窝火。我仔细想过你的话了,你比系领导批评得到位,我确实太不成熟了,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是带领不好合唱团的,我改。行吗?

  我愈加关心“小猫车站”的安危,急切地问,你登陆我的博客了吗?

  什么博客?我哪里找得到。都是别人下载转发我的。你不知道,你那八格漫画,人气王啊,都打败火影忍者了。

  于是这样,我又回到了合唱团。

  宋帅完全改变了他的方式。本来,MJ的这首歌,他准备了3分钟的小提琴秀,全删了。变成由四个人每人领唱一个小分段,后半部全体分声部合唱。

  5

  转眼到了圣诞节。比赛后台,宋帅额头、鼻尖都沁出冷汗,还有半个小时就上场了,第三领唱却玩起了失踪。

  下一个曲目就是我们水环合唱团的了,人还没联络上,宋帅当急立断,删掉第三领唱的唱段。

  我鼓足勇气说,那样切割太不完整了,会扣分,让我顶上,好吗?

  宋帅低垂下长长的眼睫毛搓着眼睛,集聚起深邃光芒望着我,绵羊同志,你真的可以吗?

  我真的可以。我闭上眼睛,舞台、灯光消失了。我轻声歌唱,恍若置身于绿色的海底。水流清透舒缓,好像无论多么痛苦的事,在这里面都会像掠过肌肤而去的鱼群。

  • 共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  • 展开剩余内容

    相关推荐